要阿智抱抱亲亲举高高

海的女儿【人鱼小公主×海巫师二宫和也】 上

“天亮了,人们找不到小人鱼,船边的海浪上跳出一片白色的泡沫。”——《安徒生童话·海的女儿》

 

1 公主成年礼

蔚蓝的大海在夕阳照耀下显得格外平静,此时一艘豪华的木质船以及它的主人正以其最庄重的方式,迎接着即将登船的王子殿下。今晚,这位未来的国家继承人将在这艘船上举办他的成人派对。

“亲爱的殿下,您的选择是我们的荣幸。”老船长一边迎着王子上船,一边对王子抒发着自己的满腔激动。

“我同样很期待能在船上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英俊的王子彬彬有礼地回应到。

夜晚如期而至,整艘船平稳的行驶在海上,船上的宴会厅里,灯火通明,歌舞升平,人们都沉浸在这场盛大绚丽的舞会,丝毫没有察觉到一场暴风雨即将到来。

 

与此同时,在距离船不远处的一处海面,一个娇小的身影突然蹿出水面。只见她好奇地环顾着四周,黑压压的天气对她愉悦的心情没有丝毫的影响。这个大胆欢乐的少女是海底世界最小的公主,也是最美丽的一位公主。今晚同样也是小美人鱼的成年礼,由于海底世界的规定:未成年的小美人鱼不能浮出海面,所以现在这位小公主正欢快肆意地看着自己所好奇的海上的世界。

在满足自己的过分好奇心之后,小美人鱼被渐渐开过来的大船所吸引,船上喧闹的声音,影影绰绰的人影以及暖橙色的灯光,在寂静黑暗的海面上显得十分的耀眼。

只可惜小美人鱼还没能够彻底弄明白船上发生了什么,海面突然开始变得不平静,暴风雨来了。小美人鱼看到突然起起伏伏的木船,正在吱吱呀呀的发出哀鸣,心里突然一跳。

随后灯火熄灭了,歌舞停止了,那艘木船最后在暴风雨和大海的共同摧残下,一不小心触礁彻底散架了。小美人鱼赶紧游了过去,她看到了一个英俊的青年,已经被大浪打晕趴在木板上。这个青年就是王子殿下。

善良的小美人鱼,一把拖过这个青年,努力向岸边游去。然后直到暴风雨结束了,天空开始泛白,小美人鱼看到不远处走过来的人影,才依依不舍地回到了海里面。

 

而海底的暗处,一个全身藏在黑袍中的青年,看完了全过程,轻轻呵了一声,随后挥手将公主救起王子的画面彻底打散了。

 

2 初见与再遇

小美人鱼自从那次事情,回到海底后,便时不时地趁夜晚偷偷浮到海面上去。最后她不顾姐姐们的劝阻,毅然决然地去来到了海底深处巫婆的住处——她想变成人。

结果,到达巫婆家门口的小美人鱼发现巫婆家的大门居然敞开着,她听到离开时姐姐们对这个巫婆的“闭门不出”的评价,不由惊讶。于是当她闯进门后,背对着她的黑袍青年悠悠转过了身,四目相对。

“你是谁?怎么会在巫婆的家里?”小美人鱼有点好奇地问着面前的黑袍青年。

“你不怕我?”青年有点意外地看着眼前这个小公主,并没有直接回答小美人鱼的问题。

“我为什么要怕你?你的眼神告诉我你没有恶意。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 在巫婆的家里?”小美人鱼丝毫不知道自己对面的人有多危险。

“那你又为什么在这?”青年难得有一丝兴趣地逗弄着这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女孩,即便他早就知道她来这里的目的。

“我……我是来找巫婆寻求变成人的药的。”小美人鱼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然后似乎发现什么似的,“说起来,你不是人吗?为什么能够长时间待在海底?”

“现在反应过来也不算晚。”青年难得轻笑出声,“你既然要变成人,那么我也可以帮你,不过……”

“不过什么?”小美人鱼急切地追问。

“你得有东西跟我做交换。”青年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愣住的女孩。

“那你要什么作交换呢?”小美人鱼思索之后,一脸信任坚定地看着青年,即使看不清他的脸,她还是知道他在微笑。

“就这么自信我不会骗你?”青年对于女孩的信任表示意外,挑了挑眉,“ 既然你如此信任我,那么用你的人鱼能力作交换可好。”

“好,我信你。”小美人鱼眼睛真诚地看着青年,结果下一瞬一只白皙的大手附上了她的眼睛。

“别这么看着我,我可不是什么好人。还有失去人鱼的能力,就意味着你不能再回到海里生活了,也没有漫长的寿命,甚至会变得很脆弱。这些你都想清楚了吗?”青年说完放下手,她的眼神太过于让他心痒了。

“你是好人,起码你愿意帮助我变成人。谢谢你。”小美人鱼笑得一脸开心,丝毫不介意青年刚刚的动作,“而且你要真是坏人的话,你也不会和我说这么多呀~”

“把手伸出来。明晚零点,你到岸边把这个项链戴上就行。太阳出来之后,我会问你收回项链。”青年叹气地说道,随后挥挥手就有项链落在了小美人鱼的手中。

“好,对了。我叫爱尔弗兰妮娜。你可以叫我爱丽。”小美人鱼将项链握在手中,向青年挥挥手告别。

“嗯。”青年沉默着看着爱丽远去的背影,藏在袍子里的那只手摩挲着,手上似乎还残留着她睫毛刷过手心痒痒的感觉,仿佛一不留神就会痒到心里去,“爱丽,呵。”

 

“大……大……人。”一道苍老地声音自屋子的黑暗处走了出来,那佝偻着的身影在亮处显现了出来。原来是两人口中不知道去向的巫婆本人。

“恩?”青年身上的威压让巫婆佝偻的身子一下子矮下去一大截。

“大人……大人,您还有什么 ……事要吩咐吗?”巫婆断断续续地挤出一句话。

“暂时没了。”青年连眼神都没有再给巫婆一下,一下子消失在了屋子里面。

“恭送达人。”巫婆恭敬地朝着青年消失的方向行了一个礼,然后松了口气,苦中作乐地想真的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天知道这位平时不问世事的大人怎么兴趣突发,对这个海底的小公主上心了,估计外面的鱼知道这个大名鼎鼎、让它们闻风丧胆的海巫师大人对于它们推崇的小公主如此关心,怕是又有一场好戏了。

 

小美人鱼按照青年说的在零点的时候,来到了当初救回王子的海岸,坐在一块礁石上戴上了那条项链。然后原本琥珀色的项链像是感应到什么一样,渐渐由暗变亮,直到白光乍现,一下子照亮了整个昏黑的海岸。白光消失之后,只见刚刚昏迷着的美人鱼女孩已然变成了一个个人类少女的模样,要不是那个项链还闪着微微的琥珀色,谁能相信刚刚这块礁石上面经历了一场大变活人的戏法。

 

爱丽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而还不适应人腿的她,再下床的瞬间跌入了一个柔软的怀抱,带着一股薄荷的清香,让爱丽有点昏沉沉的脑袋清晰了不少。脱离这个怀抱的爱丽,抬头便看到了一个精致的黑发男子,琥珀色的眼睛里面蕴含着笑意,看的爱丽有点不好意思。

“小公主变成人的感觉怎么样?”男子为爱丽调整了靠枕的位置,让女孩靠的更舒服些。

“是你!”爱丽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看着眼前的男子,仿佛无法把眼前清贵优雅的人和那天那个黑袍人士联系在一起。

“是我不错。”青年好整以暇看着女孩惊讶的小表情。

“我变成人了,怎么会在你这里?不是说我已经不能生活在海里了吗?”爱丽顺势打量着整个房间,暗蓝色为主调的房间,带着来自深海幽渊的暗沉与神秘。

“你现在是在我陆地的房间里。”青年看女孩已经适应良好,便又坐回了不远处的单人沙发上,模样悠闲自在的。

“咦?那你在陆地上是什么身份?还有谢谢你,你又帮了我一次。”爱丽其实一点都不傻,在知道眼前这个人的本事之后,倒是已经猜出了眼前这个人可能就是目前唯一海里,一个能够自由来回海陆两边的海巫师了。

“国师。”青年看着女孩一副我都知道了的表情,倒也不恼,看着打算再次起身的人儿,慢悠悠地说道,“比起这个,你现在连路都不会走,现在起来的话,我可没有多余的同情心再扶你一次。不过你要是想要投怀送抱的话,我倒是勉强可以再考虑一下。”

“你!”爱丽被青年的毒舌弄得脸蛋红红的,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正当两人气氛逐渐紧张时,管家的敲门声打破了这阵寂静。

“进。”青年收回一副调侃的模样,秒变成高冷的样子。

“是。二宫大人,您吩咐我的地毯我已经拿过来了,现在是否要铺在这里。”管家进来之后一直低着头,眼神也没有乱瞟过。

“恩。”二宫随意地应着,看到床上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的爱丽,好笑地吩咐到“顺便去找一根拐杖,恩,漂亮一点的那种。”

“是的,大人。”管家虽然也好奇大人床上的女孩的身份,毕竟他来给国师大人当管家已经有十年了,从来没见过大人身边出现过女孩子,更别说像宝贝一样对待的女孩了。看着起身出门的大人,管家才敢将视线扫过床上那个棉被团子。他现在还记得他家大人昨晚穿着一身衬衫,手里抱着一个裹着黑色长袍的女孩,要不是女孩睡在大人怀里脸色红润的样子,他以为他们家大人大半夜回来是去杀人越货了呢。不过现在细细想来,比起杀人越货,大人带回来的这个女孩子并且十分关心更让人觉得惊悚又……理所当然。

爱丽虽然在管家开门之后就缩进了被子里面,但是海巫师和管家的对话丝毫不差的传入了她的耳中,甚至她还知道了那个人叫二宫。

管家怕被子里的小女孩闷坏了,到时候心疼的还不是他们家大人,不得不说这是个美丽的误会。于是他恭敬地对爱丽说道:“小姐,地毯已经都铺好了,露西待会儿会把拐杖给小姐送过来,小姐有时间就出去透透气吧,大人的府邸还是很精致的。在下还有事就先告退了。”

爱丽确认外面没有人的声音之后,才慢吞吞地从被子里面出来,结果就再次对上了那双戏谑的琥珀色眼睛。

二宫和也看着终于舍得从被子里钻出来的小女孩,一头棕褐色的长发蓬松的披着,有几根调皮的呆毛悄悄站了起来,长时间躲在被子里面导致小女孩脸颊红红的,以及还没反应过来他会出现在这里,有点呆滞的眼神。要是他生活在现代,他一定知道爱丽现在的样子就一个字——萌!不过二宫和也现在只觉得自己的心被撞了一下,狠狠地跳了一下。

“二宫你怎么回来了?”爱丽歪着头看着理应离开的人。

“这是我的房间,我怎么不能在这里了。”二宫和也嗤笑着,从外套口袋里面掏出一根蓝色的项链,是海洋的眼神,也是爱丽眼睛的眼神,然后在爱丽惊奇的注视下,亲手将项链系在了爱丽脖子上。

“这个是?”爱丽知道海巫师二宫送的东西从来不会是简单的装饰品。

“这是传音石,有事情你就心里喊我就行。”二宫和也最后还是忍不住揉了揉爱丽的发定,和想象中一样的手感,柔软华顺,让人心情莫名好了不少。

“好的,真是太感谢你啦!二宫!我可以这么称呼你吗?”爱丽后知后觉地询问。

“叫都叫了,就当是礼尚往来吧,爱丽。”二宫和也无所谓地摆摆手,继续说道“你当务之急是学会正常人般的走路,不然这腿有和没有没区别。”

“至于学会走路之后,你想去干什么,我都不会管的。”二宫和也显然也知道爱丽的打算,不过他虽然对这个女孩有好感,但还没有到非她不可,自然也不会做出那种强势留人的举动。现在的帮助也不过是因为心里的好感与好奇,好奇这个不知人世险恶的小公主能为了所谓的爱情付出多少的代价,坚持到何时。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