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阿智抱抱亲亲举高高

只要我有,只要你要【外卖团后篇】

哈喽,大家久等了!前篇指路:清明特别篇(4月)

1关于神奇厨师和他的中华料理热衷粉大亲友(不是修罗场,友谊向,虽然我觉得我把握不太住QAQ,参考了一下和我朋友相处的模式。希望你满意 @桂花樓的相葉雅子

相叶雅纪有个大亲友,女的,但是相叶雅纪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脱口而出”姑娘真生猛!”从此,两人就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回忆起相遇的那天,相叶雅纪至今记忆犹新,没办法,那种相遇模式太过于奇葩了。
那天相叶雅纪刚刚送完手边最后一个外卖,打算买个甜点奖励一下自己,就在他要排到的时候,一个电话让他不得不舍弃他的甜点。
这个电话是相叶弟弟打过来的,大意是有人来家里的桂花楼”踢馆”,急需哥哥大人的救援。
于是在相叶雅纪火急火燎地赶回去的路上,他都脑补了弟弟被人欺负无助的样子了,结果……

”啊啊啊!太好吃了!”一道豪迈又好听的女声在相叶雅纪踏入桂花楼时,自厨房传来。由于很是陌生,所以相叶雅纪猜测弟弟说的”踢馆”的人,大概就是这个声音的主人。

只是当他走进厨房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短发清秀,个子娇小的女生,眼睛放光的看着他家弟弟……手中的锅。
”过奖了。”相叶弟弟有点难以招架这类对美食热爱的食客,然后在他看到相叶雅纪的瞬间,也眼放星光。
”哥你来啦!”相叶弟弟笑着对女生说”我哥做的中餐比我还好。”
”哇!”女生身手敏捷地蹿到相叶雅纪面前,”你会做糖醋蒜吗?”
”啊?”相叶雅纪虽然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

最后相叶雅纪还是在女生提出的难题下,做出来配合糖醋蒜好下饭的菜。不过,当他看见面前的一堆碗碟和一张名片”雅子”时,不由地感叹道:”这姑娘真生猛啊!”

相叶雅纪第二次见到雅子是在他送餐的路上。
”哦!大师!你居然还负责送外卖?”雅子手上的臭豆腐差点随着她的动作招呼到相叶雅纪身边,不过还好她止住了动作。
”不是的,我本职就是外卖骑手。”相叶雅纪无力吐槽这姑娘的豪迈了。
”哦哦哦!那我来做大师的第一粉吧!”雅子毫不介意地说到。
”不说了,我先走一步了。”相叶雅纪没有把雅子的话放在心上,毕竟这年头客气客气的人比比皆是。

然后猝不及防的,他接到了第一单——中式料理却要求备糖醋蒜的。让他不由地想到那个短发生猛的姑娘。相叶雅纪嘴角一抽,出门送外卖去了。

”大师好巧啊!”雅子笑着和眼前嘴角略抽的男人打了招呼。
”你…”相叶雅纪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哭笑不得的心情了。
”大师,你别误会啊!我单纯就是看上了你的……手艺。”雅子笑得一脸坦荡,目光进随着相叶雅纪手上的盒饭。
”……”相叶雅纪觉得这个明明名字和自己很有缘分的姑娘是生来克自己的。

这个感觉其实很正确。不愧是天然直觉系的人。一来二往两人也渐渐变成了相见恨晚的朋友。

不过,当相叶雅纪看到『相叶后援团——如何把高冷食评小姐姐追到手』这个讨论小组的时候,内心是哔了狗的。

【可怜人】相叶雅纪:这是什么?
【大亲友】中华小当家(雅子):哟!你上回不是问我怎么追女孩子吗?
【可怜人】相叶雅纪:你不是说不会告诉别人吗?
【大亲友】中华小当家:我是没说出去啊!
【可怜人】相叶雅纪:那这个是什么?
【大亲友】中华小当家:你看看列表也不是别人啊!

相叶雅纪点开了列表:
管理员:(1/1)
【大亲友】中华小当家
群成员:(7/10)
【渔夫和智】听说爱拔要追女票来给他加加油的大野智
【盆栽和润】听说爱拔要追客户来给他传经验的松本润
【游戏和钱】听说相叶氏开窍了来看看热闹的二宫和也
【美食和翔】听说爱拔好像恋爱了来围观吃瓜的樱井翔
【大亲友2号】听说爱拔要脱单了来帮忙的好心人风pon
【大亲友3号】听说爱拔需要追人来出主意的好心人大白
……

好嘛,真是牵一而发全部!相叶雅纪觉得自家的大亲友真的是来坑他的!这下要是追不到女票,自己不要面子啊!

不过还在,”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虽然这个小组里面有一半都是母胎单身,但是出的主意倒是让他渐渐有了追人的信心。

经过在相叶雅纪不断地努力以及大家不停的帮助下,他顺利追到了女票。

不过雅子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直到…她看到『雅子亲友团——论如何帮助雅子追到命定之人』这个似曾相识的讨论群,她才知道什么叫做报应不爽。
是的,由于她和相叶雅纪之间很皮,基本上她把他当做好姐妹倾诉,他把他当做好哥们对待,导致两人之间除了厨艺料理之外,谈论的最多的就是”今天遇到一个好看的小哥哥…”以及”今天我女票生我气了…”。然后偶然一次讨论,雅子在字里行间表现出的害羞,让相叶雅纪从起初以为大亲友被魂穿到发现大亲友终于遇到了到一个人,一个能够收了这祸害的人!
那叫心里一个激动啊!!

于是才有了雅子看到的这个讨论组,所以说苍天饶过谁,世道好轮回!

2关于大野智的钓与被钓(害羞girl和直球boy的故事, @晴羽.莫嘉娜

晴羽再一次遇见大野智是在她家的渔船旁边,穿着一身便装仍旧掩盖不住身上光芒的男人,无比纠结地蹲在她家渔船旁,好像在做一个世纪性难题。

”大野君?你在做什么?”晴羽上前和大野智打招呼。
”啊!是你!”大野智认出了眼前的姑娘,随后纠结地说,”我前不久考出了二级船舶证,本来今天约好了和认识的船长一起出海的,结果船长家里临时有事…”越说大野智越是委屈,就连拿到证书的喜悦都被冲淡了,可怜巴巴的样子弄得晴羽很是心软。
”那个…大野君要是不介意的话,请开我家的船吧。”晴羽的话刚说完就看见眼前的男人,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又带着的欢呼雀跃地看着她。
”可以吗?真的可以吗?”大野智激动地一把抓住面前姑娘的手,感觉他遇到了天使,不,就算是天使也没有眼前的姑娘好!
”嗯,就当是作为大野君拿到船舶驾驶资格的礼物吧~”晴羽的脸有点红红的,但是她还是大胆地回握了大野智的手。
”唔~晴羽桑你真好。”大野智耳朵一下子红红的不只是因为手里的柔软还是因为可以开船,不过傻笑的样子,倒是让身边的晴羽不在那么紧张了。

”安全绳检查完毕。”大野智一板一眼地按照考试步骤操作着。
一边的晴羽笑眯眯地看着有点呆有很认真的男人,感觉心里甜甜的,终于在大野智检查完准备开船时,晴羽说到:”大野船长,我们出发吧~”
”嗯,出发!”大野智开着船,身边坐着相处起来很舒服的姑娘,心里一片柔和。
直到,大野智的肚子发出了抗议。
”唔。”大野智面上一片红。
”大野君,你休息一下吧,吃点东西,我来开。”晴羽自然的将船上的备用食物拿出来。自然地接过大野智手里面的操作盘。
”咦~晴羽你会开船!”大野智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眼睛亮亮的,圆圆的面包脸激动的不行。
”是啊。父亲之前答应我考出了一级,这船就归属我了。”在大野智越来越灼热的目光下,晴羽害羞地回着。
”那…晴羽我们下次约海钓吧!”大野智激动地提出了建议。
”行啊。”晴羽最终还是忍不住戳了戳大野智的脸,微笑着看着有点反应缓慢的大野智。

”晴羽,我发现你笑起来好好看。”被戳了脸的人,反应之后,脱口而出地夸赞,然后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
”〃∀〃,大野君。不要这么直接啦。”晴羽被他弄得越发的害羞了。
”可是我说的是真的呀!我很喜欢晴羽笑着地样子。”大野智认真地看着眼前的姑娘。她不是一眼就能让人觉得惊艳的人,但是清秀的外表却很耐看,特别是她笑起来的样子,在阳光下就像一只可爱的海之精灵,让他心跳也跟着快了起来。

”那,大野君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可以约三天海钓。”晴羽明显被大野智的直球弄得招架不住了,她觉得他在继续这个话题,她就真的要沦陷了,于是感觉转移了话题。
”啊?晴羽你定吧。反正我没什么事情,随时都可以哦!”大野智挠挠头,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一向以工作为重的自己,这一次就是想放纵一下。有海钓的原因,也有……眼前这个姑娘的原因。
”嗯?那等我准备好,发你消息。”晴羽自然地接口,却尴尬地想起自己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嗯?那……晴羽桑你的手机在哪里?”大野智也很自然地说到,他现在无比感谢四个弟弟对他的人情世故调教,让他现在可以察觉到对方的情绪。
”啊?在我的左边口袋里,我现在不方便拿手机…”晴羽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自己背后被人轻轻环了起来,为什么是环?因为大野智很绅士的与她保持了一些空隙,但是他身上好闻的味道和身后的热度,仍然被晴羽所察觉,耳根红的不可思议。

”唔,这样就好了。”大野智晃了晃手中的手机,出声打断了有点反应不过来的晴羽。
晴羽看着大野智笑着将手机放回她原来的口袋,不由轻笑出声,和他在一起的时间真的是很愉快啊。

有了联系方式之后的两人,互相发消息的频率是越来越高,主要是因为晴羽要准备三天的海钓,而本来只是想询问一下大野智的一些忌讳和口味之类的,结果却引来了对方的参与——是的,大野智说想和她一起准备这些事情。
结果就导致两人见面的次数也线性的增长,两人之间的感情也是日益增进,甚至还有一种旁人所无法插足的默契。他俩走在一起看着不像是刚认识不到三月的朋友,更像是相处了三年的夫妇,甜蜜又温馨。

大野智这个人虽然对于感情的开窍很迟钝,但是该下手他也从不犹豫的。所以在三天的海钓相处后,大野智表白了,很直接和他心仪的姑娘袒露了自己对她的想法。当姑娘点头的时候,他甚至激动地抱着姑娘,开心地说到:”真好!晴羽你现在属于我啦。”活像个小傻子。

3关于二宫和也不得不说的那些事儿(我的私心,最近沉迷前任梗无法自拔W,室友吐槽我太逻辑,说我写文应该多撒狗血,我决定试一试。)

二宫和也是个恋旧的人,具体表现在于餐厅基本都是常去的,点的菜都是万年不变的,甚至连喜欢的倾向也是十年如一日。
所以当二宫和也接单后,达到店家的取餐却看到前女友——也是他曾经唯一的女友时,心情是复杂的。特别是当他看到前女友坐在轮椅上将精致的便当交给他的时候,这种复杂的心情到达了顶峰。

”你现在过的还好吗?”二宫和也脱口而出的问候,语气里的熟稔和关心,让他自己都不由一愣,转而在对方笑意盈盈的目光中化为释然。
”二宫君还是这么温柔呢。”轮椅上的姑娘没有直接回答二宫和也的问题,虽然坐在轮椅上,但是温温润润地气息萦绕周身,倒是看不出一丝因为不幸而颓废的样子。
”那…我先送外卖去了。”二宫和也有点生气,他知道自己在为自己的情不自禁生气。
【你看就算离了你,她还是过的好好的。】

”二宫君!”轮椅上的姑娘喊住了急着往外走的二宫和也,”路上小心。”
二宫和也忍不住在心里叹息,她还是那样,不论做什么都是一派云淡风轻的样子,即使是……五年前和他提出分手。

五年前的那年夏天,是二宫和也最不愿意提起的夏天。因为那个时候他失去了心爱的姑娘,也失去了爱人的心。
”阿和,对不起…我…我们……分手吧。”他心爱的姑娘在提出分手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独留二宫和也失神地对着【嘟——嘟——嘟】的电话忙音低语画个屁呢喃:”你…能不能…不要走。”
电话这端的男生眼中渐渐染上了死寂,眼泪划过脸颊,悄然无声地砸碎在地面上,而与之相随的是二宫和也破碎的心。

”您好,您的外卖到了。”二宫和也结束了狼狈的回忆,轻笑着将外卖递给客户。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模样。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坐在轮椅上安然的样子,他又心疼又不甘心。
【是啊,怎么会甘心!没有理由地分手,明明前一天还是…好好的。】

而另一边,轮椅上的姑娘也出神的想着当年的事情。被身边的小女孩纠缠不过,缓缓诉说着当年于她而言,绝望的夏天。

”喂。……是我。……阿和,对不起…我…我们……分手吧。”昏暗的房间里,小姑娘披散着长发,抱膝所在房间的角落里,旁边的手机散发着黯淡的光,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神经科—上野医生    通话时间 10分钟】下面一条便是【亲爱的阿和     通话时间 1分钟】。
那是小姑娘知道自己身体状况之后最为绝望的十一分钟,从希望到破灭。短短十一分钟,改变的不止是她的未来,更是和他一起的未来。
”结果出来了吗?”一道温柔的声音打破了小姑娘的自我封闭。
”哥哥……我…我…好难过。我不想的……我一点也不想和他分手。”小姑娘在见到哥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伤心,难过,带着一点歇斯底里。
”别哭了,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小姑娘哭累了,便在哥哥温柔地安慰声中渐渐睡去。
”阿和…我”小姑娘的呢喃细语消散在空中,谁都不知道她说了什么,但是谁又不知道她想说什么呢?

”那之后呢?姑姑你和那个阿和怎么样了?”小女孩就是姑娘哥哥的女儿,模样颇具姑娘当年的风采。
姑娘轻抚着女孩的长发,忧伤中带着点释然地说到:”那天之后啊。我就前往医院进行配合治疗了。带着想再见他一面的念头,活了…下来。”
”啊!那姑姑你见到他了吗?”女孩吃惊又敬佩地问。
”见到了呢。他大概是怨我的吧。不过知道他安好,就足够了。”姑娘打断了女孩的追问,”走吧,跟我来,新的订单到了。”
”好的姑姑。”女孩看着姑娘离去的背影,暗暗下决心。
【下次见到姑姑的阿和,一定要把姑姑的话转告给他。】

二宫和也再次接到这家店的单子的时候,五年沉寂的心居然带着一点的期待和雀跃,但是这种好心情保持到二宫和也看见站在他面前的小女孩而不是坐在轮椅上的姑娘时大打折扣。不过,工作就是工作,就算二宫和也在不情愿,他还是没有转身走人。

”她人呢?”二宫和也还是没有忍住自己对姑娘的关心。
”她?哦你是说姑姑啊!”小女孩不经意的说。
”姑姑?”二宫和也下意识松了一口气,之后便意识到自己刚刚看到小女孩的那刻自己误会了什么。
”嗯,姑姑今天要去医院做检查,所以就把店拜托给了我哦。”小女孩像倒豆子一样和面前听到”医院检查”就僵住的男人倾诉着。
”……她怎么了?”二宫和也觉得自己的心猛的一疼,就像被什么扎了一下一样。
”……姑姑在XX医院的神经科上野医生那里。”小女孩给了一个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
”嗯,谢谢。”二宫和也拿着外卖转身就走。

”加油啊!未来姑父。”小女孩一扫严肃沉重的表情,笑得像只奸诈的小狐狸。
”你啊……”温柔地男声从小女孩背后响起,带着无奈和宠爱。
”爸爸~我不是故意的。您不会怪我吧。”小女孩俏皮地对父亲眨了眨眼。
”你姑姑她…哎,希望他能让她想通吧。”男人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我们能为她做的只有这些了。”
”会的,姑姑很爱他。”小女孩坚定地点了点头。

二宫和也人生第二次体验到了惊慌失措的感觉,连工作都没心情完成了。于是当他站在神经科上野医生办公室门外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算了,都把工作分配下去了,就去看看她吧。】
二宫和也逃避地想着,觉得自己卑微又好笑。

”你现在的病在渐渐好转。恭喜啦。”医生笑着说出了复查结果。
”嗯,还要多谢医生这五年的治疗。”姑娘温润的声音阻止了二宫和也敲门的手。
【五年治疗…和我分手这些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你当年因为这个病选择了分手,现在呢?打算一个人过下去吗?”上野医生作为姑娘的主负责医生,对于姑娘的过去的事情了解的十分清楚。
”我…不想拖累他。”姑娘苦笑着说。
【不是拖累,从来都不是!】二宫和也觉得他可能马上要知道当年恋情夭折的隐情了。
”那现在呢?你一个人生活太苦了。作为你的长辈和主治医生,我还是觉得你应该找个人过日子。哪怕哪个人不是他。”上野医生作为一个过来人和旁观者,很是清楚面前的姑娘陷入的情感僵局。
”可是…我出不去了啊。”姑娘轻轻地说着。
要不是二宫和也聚精会神地听着,很有可能就得不到这个让他欣喜若狂的答案了。
【那就别出去了!】
”哎,你啊…”上野医生叹气地看着眼前的姑娘。
”那今天就谢谢医生了。”姑娘依旧安定地道别,仿佛刚刚为情所困的人不是她一样。

”二宫君?”门打开的一瞬间,二宫和也完全没有偷听被抓到的窘迫,淡定的对上野医生点了点头,顺手从医生那里接过姑娘的轮椅。
”我来接你了。”二宫和也好笑地看着眼前瞪着眼睛,不知所措的姑娘。
【看来不止我一个人无措啊。】
”那个…你…”姑娘不知道该怎么转移话题了,连表面的云淡风轻都装不下去了,露出了少见的窘迫。
”乖,我们先回去。回去之后,我想和你好好谈谈。”二宫和也俯下身,语气仿佛他们之间并没有间隔五年。
”嗯。”姑娘又恢复了淡定的样子,但是粉嫩嫩的耳根出卖了她。

”二宫君…”姑娘刚刚开口。
”叫我和也。”二宫和也皱了皱眉,他很不喜欢这个礼貌又疏远的称呼从她口中喊出。
”那个…和…和也…”姑娘被二宫和也的直接了当弄得无措。”你要谈什么?”
”谈谈我们的未来。”二宫和也把玩着姑娘秀气白嫩的手,语气像是在谈晚上的晚餐一样。
”咦?”姑娘明显跟不上二宫和也的节凑了。
”嗯?当年你的分手我可没答应啊。”二宫和也凑近了姑娘,两人的呼吸交织着,染上了一份暧昧。
”可…唔…”姑娘反驳的话尽数吞没于二宫和也的吻中。

”以前怎么样我可以不追究,但是以后你有事情,一定要告诉我,我从来不是一个害怕承担的人。更何况你从来不是我的拖累……无论是什么样的你。”二宫和也看着姑娘红扑扑的脸蛋和略微红肿的唇,以及迷离无辜的眼神,喉咙不禁有些发痒。
”嗯。”这一次姑娘彻底反应过来了,火烧云都不足以形容她脸上的样子。
”这次不会让你再离开我了。”二宫和也郑重地说着,眼里的深情根本遮掩不住。
”好。”这一次姑娘没有再低下头,亮晶晶的眼睛看着面前成熟了许多,但容貌依旧不减当年的男人,她想就任性一次,为了她也为了他。

二宫和也自从恋爱之后画风突变,从陈独秀到帝王花秀,可以说很虐了。
”嗯,确实有点虐。特别是对于单身的sho酱来说。”相叶雅纪一边给自家女友准备刚从大亲友那里坑来的中式料理,一边瞅着远处给女票打电话的二宫和也以及……认真做菜和偷偷把菜叶都放到一边的松润家的小姑娘,如此评论到。

你说大野智呢?这货已经三天不上班去海钓了!而且据说还带着一个可爱的妹子,啧,万恶的资本主义。

4关于樱井翔的中日语言学术厅讨论会(真好一个学霸和呆萌之间的故事 ,对于日语不是特别仔细了解所以没发打日语,抱歉哈!@国宝酱w

日语部分”…”表示
中文部分『…』表示
祝大家不要精分:)

被大家说被虐的樱井翔,正带着红色的头盔,穿着一身工作服,衣服上的扣子被整整齐齐地扣好,领子也是一丝不挂的样子,丝毫没有褶皱,身姿挺拔地……推着没有电的小毛驴往最后一个客户家赶。
【完了,还有几分钟就迟到了。】
樱井翔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要不是推小毛驴的样子和身上的工作服还在,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的白领呢。

”抱歉,抱歉,我来晚了。”樱井翔一边道歉,一边低着头等待着客户的训斥。
结果,只听到一句有气无力但略带委屈的话”唔,本宝宝…要…嗝(饿)死了。”从门背后传来。
”啊?…真的很抱歉。”樱井翔按压住了自己去帮助小姑娘纠正错误而躁动的心。
”本宝宝的歪(外),不对,娃(外)…外面的外,卖呢?”小姑娘一边说一边老神在在的自我纠正,完全没有注意樱井翔越来越紧皱的眉头。
【忍住,不能吓到小姑娘。】
樱井翔不断给自己做着心理暗示,但他还是被一句”好苦(酷)哦!”打败了。
”苦吗?”樱井翔问到。
”咦?你怎么还没走?”这一句话小姑娘说的倒是很标准。
”我听你说外卖苦,所以…”
”啊!不是哒,主要是我(男生称谓)刚刚来日本,还是不太,嗯,适应用日语。”小姑娘成功地歪楼了。
”这样啊,那我就先走了。哦对了,是酷,不是苦哦。”樱井翔笑着纠正了小姑娘的话。
”那个…您能当我的外语家教吗?”小姑娘没由来地揪着樱井翔的衣角不放。
”嗯?外语?是指日语吗?”樱井翔有点差异。
”就…就,一小会儿。可以喵?”小姑娘咬着下唇,然后在想不到该用什么样的语气词时,突发奇想地用了喵。
”那,好吧。”樱井翔无奈地看着这个来自异国的小姑娘。
”谢谢您!”小姑娘笑着邀请樱井翔进去喝杯茶。
”你不用对我用敬语的,毕竟我们也就勉强是同辈吧。”樱井翔想着接下来的时间属于休息时间,倒也爽快地答应了。
”啊!是这样的吗?我一直以为感激人的话都要这么用呢!”小姑娘显然用语有点混乱。
”不啊,你可能还没习惯日本这边的社会习惯。习惯了就好了。不过你的日语学的有点乱啊。”樱井翔认真地回忆着和小姑娘的几句对话。
”嘿嘿,那个…我是和多拉马学的。”小姑娘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挂不得你男女生用的也有点混乱。”樱井翔扶额。
”那…那个,我,们,要,怎么,学?”小姑娘特意每个字都想一想再回答。
”这样吧,我们按照不同情景来学习。比如说,是同辈之间的话,感谢的时候要怎么说,一起聊天的时候要怎么说。”樱井翔体贴的放缓了语速,就看着小姑娘认真地听着,手上还拿着一本熊猫封面的笔记本,记录着。
”那,我,们,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姑娘觉得自己找到了救星。
”这样吧,以后每天这个点我过来教你日语。”樱井翔思索了一下说到。
”嗯嗯。我可以每天定哇(外)卖啦!”小姑娘突然想到了什么。
”当然不行,每天怎么可以都吃外卖呢?作为报答,我的晚饭你也顺便一起怎么样?”樱井翔答应给小姑娘补日语,但是从没想过要从她那里赚钱,说是报答他承包他的晚饭,不过是觉得小姑娘天天吃外卖太不健康了。
”好!”小姑娘其实会烧菜,作为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没有个烧菜技能,谁敢长期出国啊!而且小姑娘也就在口语方面比较发愁,其实她的书面语还是很过关的。

樱井翔当家教的日子开始了,然后他发现自从自己脑子一抽答应了家教这个工作,他胖了十斤!整整!十!斤!小姑娘的手艺实在是太好了,而且不仅会做中式菜肴,连他偶尔带去都食材,也能做成日料!!真是太厉害了。
不光是樱井翔胖了,他和小姑娘之间的熟悉程度也增长了不少。他知道,小姑娘叫国宝,还有一个可爱的昵称叫宝宝,来自中国,在应庆大学留学,是他的学妹。她的日语只有口语比较薄弱,记忆力很强所以书面语根本难不倒她。这些都是他们晚饭一小时相处学习的时候,樱井翔慢慢了解的,有些是小姑娘说他记在心里,有些则是他观察发现的。
只是樱井翔现在可能还不知道,有些时候,当你开始关注留心一个毫无关联的人的时候,便是你沦陷开始的信号。

”sho君,我今天是不是彻底写完了啊!”国宝很激动的看着樱井翔,眼里充满着”快来表扬本宝宝吧~”的信息。
”嗯,很棒哦,宝宝。”樱井翔摸了摸小姑娘的毛茸茸的脑袋,手感是真的不错。
”啊,那sho君以后是不是不用来给我补习了。”小姑娘跳跃地想到这茬,突然有了小脾气。
”不会啊,宝宝教我中文好不好?”樱井翔哄着委屈地不行的小姑娘。
”嗯?好呀!”国宝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sho君想学什么?从你好开始吗?”国宝俨然一副小老师的样子。
”我想知道中文我爱你怎么说?”樱井翔笑眯眯地说着,拉着小姑娘坐在了平时上课的小沙发上,距离很近,近到他能闻到小姑娘身上甜甜的草莓气味。
”哦。”国宝一脸老学究的样子。
『我爱你。』
『我也爱你。』樱井翔说到。

是的,樱井翔沦陷了,不过他想他并不排斥这种沦陷与悸动,甚至他还隐隐有点期待。期待每天能够看着他家宝宝的笑脸,期待每天能够和她一起学习,期待陪她做一些傻傻的事情,期待那些他曾经都不曾设想的事情。

”宝宝,请和我在一起好吗?”樱井翔抓着小姑娘的手,紧张地表白了。
『好呀。』国宝笑眯眯地回到。
”太好了。”樱井翔一把将小姑娘拥入怀中。
”你怎么知道我答应了?”国宝一脸懵地询问,她本来还想欺负欺负樱井翔听不懂中文呢!
”因为我只去学了我希望听到的中文呀!”谁说樱井翔不会撩妹的?他只是未曾遇到他想撩的人。

5关于这篇文的终章(大家都要幸福啊)
首先,请容许我说一下:没有拖到五月真是万幸!

其次,这个故事彻底结束啦!
前篇指路:四月清明篇
这篇文章其实都是姑娘们的点梗,是回馈大家的支持而存在的,本来没有写那么长的,只是因为看了各种外卖要求而出现的脑洞,哈哈哈哈。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最后四月春天来了,希望大家能在美丽的季节,能够心想事成!都要幸福啊。不论是遇到命中注定的人,还是决定追求自己的梦想。在春暖花开的时候,都将成为一个不错的记忆哦!






最后:
我可能又要咸鱼了!最近我已经爱上了学习,没人能阻止我!!等我功法大成,和大家分享一下怎么爱上这个磨人的……小机灵!
                                                                                  么么啾!

评论(1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