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阿智抱抱亲亲举高高

悄悄宣泄一下

考研考的固然是知识
但很多时候感觉更像是在考察人的意志
讲真科目难但是只要肯用心,都是可以去吸收的
然鹅,漫漫学习之路,没有毅力,真的很容易被影响,甚至是放弃。
从开始确定到后来给自己想好其他退路,再到全力以赴的现在。
累的同时,其实还挺自豪的_(:ᗤ」ㄥ)_
国庆假期过去一半了,我的背书大业也都渐入佳境了。
不管怎么说,加油!
还有79天!无论如何拼过才知道!

田螺姑娘 中(吃货权臣樱井翔×田螺姑娘水素)

4红鸾星动

    说干就干,是翔君的行为准则。这不才过了七天,他就让手下去请来了主城里面名气最大的道士,打算请大师帮他超度一下别院阁楼里面那个勤劳的女鬼。

    大师一听翔君的来意,眼睛一抽,仔仔细细看着面色红润,吉星高照,红鸾星动的樱井大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个被女鬼缠身的衰人,心里腹诽这位大人怕是来浪费自己时间的。正想着怎么回绝这位看上去很执着的大人,翔君接下来的话让他起了去看一看的心思。


    “大师,我别院阁楼里的鬼有点……特殊,她好像只喜欢清洁,不喜欢害人。”翔君絮絮叨叨说着,“您到时候可千万悠着点,别把人,啊不是,把鬼,给弄的魂飞魄散了。”

    大师心里翻了一个白眼,面上一派高深莫测地样子说道:“自然,若是那鬼真如樱井大人所说的那般,贫道定会好好超度她的。”


    水素,也就是之前田螺里面的红衣小姑娘,就感受到两人又一次进入了别院的阁楼。想到那人已经有七天没有来看她了,连水都不给她换了!

    越想越委屈的田螺姑娘,悄悄趁着老道士不注意,跟在了两人身后,不近不远地缀着,要是樱井翔现在回过头去,就能看到一个赤脚的红衣小姑娘正在后面飘着,时不时摘一朵小花,拔一根小草,调皮又美好的样子,宛如误入人间的小精灵一样。

    当然怕鬼的樱井大人是否认同,就另当别论了。


    老道士老神在在地走在最前面,这个阁楼的位置樱井翔一开始就告诉过他了,他一进来就发现了,阁楼里面压根没有鬼怪,倒是主院的方向,隐隐有着灵气的波动。虽然很短暂,但是那纯正的灵气还是被他捕捉到了。

    不过让他疑惑的是,这个看上去并不是邪魅之物的生灵,目的为何?难不成真的是来给樱井大人清洁阁楼的?

    不得不说,老道士在无意中看破了一半真相,至于另一半自然是只有水素和翔君才会知道了。


    就这样三人来到了阁楼前,不知怎么的,樱井翔突然福至心灵,猛地一个回头,就——扭到了脖子,但这并不妨碍他瞪大眼睛看着身后的红衣小姑娘,视线木木地下移,从精致的脸蛋到悬空的脚丫。

    老道士还没推开门的手,就被反应过来的樱井翔死死地抓住,然后就听到樱井翔故作镇定地说:“大师,那个小姑娘是不是就是那个鬼啊!”

    老道士瞥了一眼被樱井大人的样子逗笑的小姑娘,浑身上下充裕着纯净的灵气,更何况在阳光的照射下,那影子随着小姑娘的动作变化着,一看就知道不是鬼了。他无奈地安抚着受到惊吓的大人道:“大人那不是鬼,那是你的红鸾星动。”


5宿命姻缘

    樱井翔瞪大了双眼,看着小姑娘完全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开始怀疑起属下请来的大师会不会是个江湖骗子。说瞎话不打草稿,一个比自己要小那么多小丫头,怎么可能会是自己的姻缘?

    事实证明,做人最好不要乱立flag,这种事情现在的樱井翔还没有体会到,不过很快他就自己被自己打脸了。


    老道士也是个有脾气的,见樱井翔眼中的质疑,顿时不乐意了。他动用灵力让樱井翔看清了两人之间似有若无的红线,满意地看到樱井大人脸色逐渐变红,方才捋了捋自己蓄起来的胡子道:“大人既然真相大白,贫道就先告辞了。”

    开什么玩笑,打扰人恋爱是要被驴踢的。


    “等——”樱井翔话还没说完,老道士就闪身离开了,那矫捷的身影差点让樱井翔怀疑,之前和自己来的那个被掉包了。


    老道士此刻美滋滋地喝着从瑶池那里敲诈来的酒,仙风道骨什么的根本不存在。


    水素见那老头已经走了,再看着表面震惊,其实内心害怕的男人,眨了眨眼睛,开口说道:“瑶池母亲说的没错,男人果然都是表里不一的。”

    “……”樱井翔此刻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说了。

    小姑娘见他沉默,快速地靠近他,瞅准机会,就对他亲了一口,在他震惊的眼神下,眨巴站眼睛继续说:“不过看在你给我换水念书的份上,原谅你的表里不一了。”


    许久,樱井翔才从飘忽的感觉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声音:“你说什么?……换水念书,你是!你是那颗大田螺!”

    水素这下不乐意了,她明明是有名字的好嘛!

    于是樱井翔尴尬地看到小姑娘刚刚还笑颜如花,现在却因为他的那句话皱了一张脸,气鼓鼓的对他说道:“什么大田螺!人家可是有名字的!”

    被软软糯糯的声音给蛊惑的樱井大人,心虚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讨好地说道:“那请问姑娘芳名——”

    “水素,河水的水,素锦的素。”水素悄悄凑近了樱井翔,她刚刚也不是真生气,只是心里莫名不爽他对她的印象居然只停留在一颗田螺上面!要不是因为他喜欢贝类,她才不会傻傻的变成一颗田螺呢!

    要不是瑶池妈妈耳提命面让她下来,她才不来呢!他之前还好好待她,给她换水念书的,现在不但不这么耐心了,还隐隐对她有了惧怕,别以为他没看出来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惊慌。

    越想越委屈的水素,就这么在樱井翔面前开始掉金豆豆了。


    这下本来还因为田螺成精而略感惊悚的樱井翔懵了,他手足无措地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小手绢,笨拙着急地替面前哭得让他心疼的小姑娘擦去眼泪,并且还绞尽脑汁的哄着小姑娘,将对精怪的那点子恐惧抛之脑后。

    水素看到樱井翔这般作态,心中委屈渐渐散去。素白的手绢上有着一股书墨香,清贵素雅。隔着手绢,她能感受到男人的温柔和小心。哭声渐收,脸蛋红扑扑的,有点含羞带怯。


    “不哭了?”樱井翔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哄姑娘他还是头一回,好在小姑娘很好哄。

    “你,嗝,呜呜,嗝,”水素哭嗝不断,觉得丢人便捂住自己的手,刚刚哭过的眼睛却水汪汪的,很是委屈,那小模样娇俏又惹人怜爱。让樱井大人心中也跟着放软,倒也慢慢开始接受田螺变成姑娘的事实。

    他伸手轻轻拍着她的背,安稳到:“没事没事,过一会儿就好了,现在先别说话。”

    水素被哭嗝弄得难受,倒也乖巧地任由樱井翔动作了。


    在天界,瑶池边上坐着一位女子,手中挑着一根红线,一挥手将刚刚别院中的画面,从池子里面撤去。只见她手指轻点池面,一滴水滴迅速凝聚在她指尖,又很快化作流光朝红线飞去。女子清唱着:“落花流水,两情欠;宿命姻缘,乱世牵。”


6情起乱世

    距离水素跟樱井翔坦白自己的身世,已经过去了10天了。这些天樱井翔除了一开始遗憾大田螺没了之外,两人倒也相安无事。

    但是外界可不是这么想的,万年单身的樱井大人身边出现了一个姑娘!而且这姑娘还是大人在别院藏了好久才带出了的!最关键这姑娘看上去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

    每一个消息都让主城的说书先生们多了一笔资谈,更是碎了主城千千万万的闺秀的心。


    这些正在樱井宅书房里面大眼瞪大眼的两人并不知情,当下他们正在为一个月之后的战事做着最后的准备,哦不,是争执。

    “我要和你一起去!”水素丝毫不肯退让地说道,自己的使命就是帮助樱井翔和他的主上统一天下。

    樱井翔皱着眉头,看着精致的小姑娘:“不行,太危险了。”

    “我是仙耶!不会有事的!”水素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说事,伸手指着他。

    “可你不是说在这里会有限制吗?况且——”樱井翔手疾眼快地抓住了小姑娘的手,往自己怀里一带,另一只手却有礼的护着她不让她摔倒。

    “啊!”水素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周身萦绕的男子气息所惊醒。

    樱井翔在小姑娘连变红的一瞬间,就放开了她,后退之后说道:“你看,你现在连我的突袭都打不过。”

    水素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说:“那不是因为是你吗!我才没有防备的。”

    小姑娘脸蛋红扑扑的,话里的信任和熟稔让樱井翔心中一动,眼神也变得深了一些。不过一瞬,他又恢复成了清贵的樱井大人,抬手顺毛道:“好了,去可以,但是你不能擅自行动知道吗?”

    水素听了眼睛亮亮的,激动地跳起来又一次亲了樱井翔:“耶!我一定乖乖的~”

    樱井翔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偷袭了,但这一次却独独让他下定了决心。他宠溺地护着小姑娘,不让她磕到桌椅。


    一个月之后,樱井大人身边就多了一位很得宠的小厮,这么说是有原因的,樱井大人不但和“他”同吃同住同行,更是事事亲为,几乎不会劳动这个小厮。这也使不知情的人,越来越看不懂这位大人了,之前传的那些他们以为大人终于开窍了,但是和现在这位比比却让人觉得之前那些根本不算什么。

    根本不知道自己被精分了。现在她正借着自己可以和小动物交流的能力,和小动物们套着有用的情报给翔君。也正是因为有着她的相助,本来预期半年甚至更久的战事,就这么在短短8个月里面被搞定了。

    而且因着几乎没有败仗,樱井翔的声誉被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之前若是全领地皆知的话,现在就是闻名天下了。

    可是这并没有让樱井翔觉得开心,此时他看着将被子踢翻的小姑娘,心中不知怎么的有了不好的预感,皱着眉上去替她盖好被子,便听到小姑娘轻轻说着梦话:“喜欢……翔君……”

    他心中顿时软得一塌糊涂,那预感也因为这话而冲淡了几分。俯身轻吻了一下小姑娘的额头,愉悦又低沉的男声也轻轻响起:“恩,我也喜欢水素。”

-TBC-

大家七夕快乐呀!!!

明天七夕了!!!

我一定要把故事写出来!

虽然明天台风,但是糖还是要发的

田螺姑娘 上(吃货权臣樱井翔×田螺姑娘水素)

“吾形已见,不宜复留,当相委去。”——《搜神后记·卷五》

1闺中情人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年轻人,他的名字叫樱井翔。翔君很小就和老爷爷住在一起,没有人知道他的亲生父母是谁,连把他捡回来的老爷爷也不知道。

    而「樱井翔」这个名字,是翔君父母留给他的唯一一件东西。

    即便这样,翔君也长成了大家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的典范。他不仅仅头脑聪明,成绩优异,在人际交往上也是面面俱到,体贴入微。


    可惜好景不长,老爷爷在翔君刚刚成年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所以也没有人给翔君张罗亲事。

    等到翔君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身边已经没有适龄的姑娘了。不过对于这件事情,他并不是很在意,因为对他来说,好男儿志在四方,国未定,何以安家

    就这样一拖就拖到了他二十三岁那年,此时他已经成功凭借着自己的头脑和手段,成为了主城里最有权势的臣子了。


    当然翔君英俊的外表和年纪轻轻就取得的成就,不但让他成为了长辈口中的好儿郎,更是让他成为了主城区域范围里,千千万万待嫁姑娘们心中的情人首先。想要嫁给他的女子多到连起来能绕主城三四圈了。

    对于此翔君并不知情,所以他还是每天单身着,甚至当有姑娘朝他砸花丢帕的时候,他总是能凭借矫健的身手给……躲了过去。简直就是凭实力单身的典范了!


    可是,姑娘们却不以为意,甚至因为他的洁身自好,反而越战越勇起来。

    这让翔君很困惑,以至于他后来的出行,不是选在人少的饭点,就是乔装打扮之后才上街。


2喜食贝类

    这天翔君为了回复城主大人的任务,带着人行色匆匆的走在城外的小道上。突然一颗巨大的田螺绊住了他。

    在被侍卫手疾眼快地扶起来后,翔君紧皱着眉头盯着这颗巨大的田螺,环顾遍是树木的四周,沉默了一阵后,对一群侍卫说到:“劳烦大家先行回府禀报城主吧,在下稍后便来。”

    鉴于翔君平时沉稳靠谱的形象,众侍卫思索了一会儿便听从了翔君的安排,现行离去了。见四周没有人之后,翔君对着大田螺露出一个傻傻期待的笑容,挽起袖子就将地上的田螺抱了起来,方向则是他在城外的一处别院。


    翔君有个不太算秘密的爱好,喜食贝类!通俗一点说,他最爱吃贝类的食物了。所以这一次才会提前支开侍卫,因为当时他想的是,这么大的田螺吃起来一定很棒!

    就这样,他走三步喘一会儿的将巨大的田螺抱回了家里。甚至看着田螺有点“憔悴”,还替它找了一个巨大的水缸,打算先养着,养肥了再吃。


    而在他没注意到的水缸里,遇到水的田螺突然轻微地动了动,在水面漾起层层波纹。田螺壳里,一个娇俏的小姑娘身着一袭红衫,蜷缩在壳里面的身子轻轻动着,眉间轻皱似是要醒来,却最终又沉沉的睡去。最让人惊讶的便是,这姑娘竟然能够在水里呼吸顺畅,甚至因为水的滋润,刚刚皱着的眉也舒展了开来。


    翔君将田螺安置好之后,就匆匆往主城赶去,虽然是去给城主禀报这次事情的详情的,但是他现在满心满眼是那颗被自己捡回家的大田螺。

    只是不知道,当他知道田螺变成美娇娘的时候,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3别院惊魂

    笑不笑翔君可能没法给出答复了,因为他现在突然发现自己的别院——闹鬼了!

    这件事情还要从最初安置好田螺说起,那之后的几天,翔君每天都会来这个别院呆上一阵子,偶尔坐在水缸附近批阅文件,偶尔兴趣上来翻翻食谱,想想以后怎么吃这颗田螺。


    本来事情都是挺好的,直到有一天心血来潮的翔君进入了一间阁楼。这个别院是翔君十八岁那年立功后,城主赏赐给他的,所以这个院子的过往翔君也是知之甚少。只是直到这阁楼曾经有个闺中小姐上吊自杀过!

    本就怕鬼的翔君,就那之后再也没有进过那个阁楼。这个阁楼也被搁置了起来,无人问津,里面有多脏可想而知。

    但是当脑子一抽的翔君推开阁楼门的时候,整个人都震惊了,阁楼里面纤尘不染,就仿佛有人经常打扫一样!


    这个想法一瞬间让翔君背后一凉,他僵硬着身子退了出来,离开前还不忘锁上阁楼的门。然后,狂奔到放水缸的主院,惊魂未定地跟田螺说道:“吓……吓死我了,大田螺,我过几天再来看你!”

    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外赶,他打算请几个道士来超度一下。这鬼一定是个心地不错的,别问他怎么知道!你见过哪个恶鬼会把阁楼打扫的干干净净的!而且他这几天在别院里面,那鬼也没有伤他不是?


    翔君走后不久,水缸突然一震,一个红衣少女坐在了缸的边上,她托着腮,晃着脚丫,想着刚刚英俊的男人一脸惊悚的样子,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忆起他刚刚碎碎念什么请道士,超度什么的。气鼓鼓地瞪着他离开的方向,说道:“哼,笨蛋!这么多天了居然还没有发现我!”


TBC

感冒了魂都在飘着。但是实验室的事情不能停QAQ七月是科研的七月

今年的世界杯真是越来越有意思啦!
好吧这里是沉迷世界杯无心码字的我😂
但是我很期待总决赛啊啊啊啊
(*゚ェ゚*)比完赛我爆肝!

沙雕脑洞

二宫和也:今天起来美美滴,心情也好好~

楼下一阵吵闹。

二宫和也:咦?他们在干嘛?

烤小鸟:我哥会跳舞!

松小润:我哥也会!

烤小鸟:我哥会演戏!

松小润:我哥也会!

烤小鸟:我哥会吃屎!

松小润:我哥也会!

二宫和也扯着小尖嗓大喊:我不会!

松小润:(委屈巴巴,眼泪汪汪.jpg)

生日快乐!Nino~

好了我溜了。我还要和一千四百页PPT再战三百年!

后天端午了,我却没有选择回家,因为端午结束就是两场考试,晚上看手机才看到爸妈发我的消息,差点哭了😭明明两人都只发了一句话,我却莫名心酸。
不知道是最近太多愁善感了,还是怎么了,明明不是爱哭的人。

突然很想回家。但是,要学会坚强。

沙雕脑洞

最近有一句话“XX本X”
大野智:大野本野
樱井翔:樱井本井
相叶雅纪:相叶本叶
二宫和也:二宫本宫
松本润:松本本本??(委屈)

其他四人:松润本润!
松本润:(破涕为笑)

对不起,我去看书了。皮这一下很开心。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QAQ

听说大野智背着我撩妹了!!!!

他真的是,明明都很懂的,呜呜呜呜呜。

谁再说他佛!和尚才不会撩妹呢【不是】

呜呜呜呜,我敲,放开那个妹子放着我来!!

哭晕在一堆概念面前,我想【欲言又止】

大野智那个童话我现在能写的充满少女心!但是我不能放飞自我,我是要征服各种化学的女人!